画家文章
 
  画家文章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画家文章  
写意山水画水墨写生之我见
发布时间:【2011-07-24】        阅读:1252 次
写意山水画,有人又称它为水墨山水画,顾名思义它是以水墨——即笔墨技巧为语言的民族艺术。水墨世界的千变万化宛若海洋。每一个画家(即使是天才巨子)涉入其境,惨淡经营探索终生,也只不过得到其中的一滴或几滴圣水而已。但这一滴圣水却犹如包含核能量的元素那样,能迸发出耀人的艺术之光,给人以新的艺术享受,永焕画史。正因为这样,她的引力也最大,执着于其中的探索者最顽强,成功者也多是不会炫耀的诚实艺术家。写意山水画家苦苦勤奋一生,一直在寻找着最适合自己个性的笔墨艺术语言这滴水。许多人没有找到,寻到的就是佼佼者。我觉得寻找自己水墨语言的最好途径就是在掌握传统技法后,坚持不懈深入生活写生,特别是进行水墨写生。当然还应有相应的画外功的配合,限于不是本文的主题,这里只提出来。
随着社会节奏的增快和科技的发展,不少从事写意山水画创作的画家为求方便和快速而放弃了水墨写生,操起了钢笔、铅笔和照相机、摄像机。这对于一个要想创建自己独特水墨语言的有志者来说,确实是不利的。因为这样的写生丧失了一次出现新的笔墨效果的机会。这样收集来的素材并未具备写意山水的笔墨语言,用它来创作仍然是很艰难的,简直无法和实地水墨写生相比,何况,一幅好的水墨山水写生就是一幅成功的山水作品,是人们公认的。这是因为身处真实景观中的那种强烈的激情早已淡化了。写意山水画的艺术形式因素特别是水墨语言实际上是主客观因素和谐的迹化,景是触发情思的客体,但必须融入人的性情才能产生表现它的语言形成感人的作品。写意山水画中的笔墨技巧和经营位置等等都是画家受当时客观景物的感染冲击而形成的不可抑制的感情所迸发的火花,所以是最能感染人的。要使自己的写意山水画创作既能出现自己独特的语言形式美感及浓郁的生活气息,我的体会是:长期坚持水墨写生是成功的最佳途径。
中国写意山水画实际上开创于封建社会的文人士大夫们,他们所具备的得天独厚的书法功底为画写意山水奠定了有利的笔墨基础。多数文人从事写意山水多是在读书翰墨之余或酒足饭饱之后乘兴消遣,娱乐游戏,绘画不是为了换取钱粮谋生,故能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放笔任意挥洒,感人的佳作很多,值得我们在写生和创作中借鉴。同时他们往往在无意间的笔墨游戏中偶然出现意想不到的笔墨艺术效果,他们从偶然性中得到启发,并锲而不舍对偶然性进行反复试验研究,总结升华出了一套不断发展和产生新活力的笔墨技法规律和理论,形成生动鲜活的写意山水画民族绘画传统。我在30多年对写意山水画创作的学习和探索中,发现只有在进行水墨写生中,随激情所至放笔任意挥洒时,才出现意想不到的笔墨效果,要比创作中偶尔出现的效果生动的多,感人的多。我的绘画语言的成熟多来自坚持不懈的水墨写生之中。
笔墨语言的优劣直接决定着作品的档次,写意山水画家对笔墨语言的提炼和探索是无止境的,要想自己的艺术常青,一生都要不断寻求新的语言。实践告诉我们,新的别具个人独特风韵的艺术语言,多不是来自画室内的苦思冥想,而是来自活生生的自然景观和激情的结合,也就是说不是源于理智,而是发自客观景物感化了的情感。宋代苏轼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绘画观点,批判了缺乏感情的描绘景物表像的毕肖观点,对当时中国绘画的发展有着革命的意义,也把绘画从过去仅仅作为“成教化、助人伦”的政教工具中解放出来,成为表现人的思想感情的自由艺术手段。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得到以后历代有识画家的认同。“寄情物外”、“用情笔墨之中,放怀笔墨之外”“意足不求颜色似”成了近、现代画家进行创作的准绳,对我国绘画(包括写意山水画)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很值得我们在水墨写生乃至创作中体味和借鉴。
在对历代佳作的研究中还不难发现重视画外功的文人画家的各种艺术修养比当时的专业画家要丰富得多,在绘画的意境上追求深化,高出一筹。“意境”在绘画中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极神秘而又极直观的审美感觉,作者通过有限的画面表现无限的主客观景象,凭借别具“意境”的可视有限的感性形象,诱发观者产生丰富的联想,形成艺术张力,进而打动观者。为了开拓绘画“意境”,只有依靠水墨写生,在写生中力求精炼概括以少胜多,并在画外意境上下功夫,才能不断提高自己作品的感染力。
我还在水墨写生的实践中发现,面对眼前的同一景观,因人而异会画出情趣、笔墨程式截然不同的作品。这是因为同一景观给不同画家带来的感受和各自不同的修养、经历和审美情趣而造成的,是艺术之所以为艺术的必然。画家只有全心身的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之中,在激奋的驱使下才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最生动地、自己的新艺术语言,它是画家风格形成的关键一环。照相机、摄像机和钢笔、铅笔写生不能替代水墨写生的意义也正在这里。另外,还要明白在写生中及时把握情衷的重要性。经验告诉我,在写生中一旦遇到自己激动的景物时,应立即援笔挥毫,会常出满意之作,有时遇到非常感人的景观时却因某种情况未能来得及写生,常常是反过头来再回到此景前,却失去了初见时的激动。所以,不失时机的能把握住第一眼的兴奋感情进行挥毫有着极为深刻的意义。
“笔墨当随时代”是我们每个中国画画家都公认的原则,它是石涛在“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前提下有感而发的。就石涛所处的时代,无疑是用毛笔打的水墨草稿,进行的是长期的水墨写生(包括忆写),因此,才形成了他不同凡响的艺术绘画语言。只有像石涛那样重视水墨探索,自己才会从对传统的学习研究和在生动的现实景观写生探索中形成无愧于时代的绘画语言。才不会靠因袭古人或今人的笔墨程式而创作。我们还应明白,进行水墨写生的前提是在对传统笔墨有了一定的正确认识的基础上,才能获得最佳的写生效果。李可染先生就是一个注重水墨写生的写意山水画的大师,他认为对传统笔墨不但要“以最深的工夫打进去”,还要“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他的“打出来”是在以最深的功夫对传统笔墨技巧进行了精深研究之后,通过长期坚持不懈的水墨写生而完成的。我的山水画启蒙老师罗铭教授非常重视水墨写生,年近70高龄时还经常和我深入秦岭林区进行水墨写生,一坐下写生就是三四个小时,为了防止在山上着凉和感染风湿,身边一直带着一只银制带嘴的小酒壶,出发时装满酒,写生之中饮用暖身。在跟随罗老师的写生中我没有发现他用过钢笔或铅笔,受老师的感染,画水墨写生已成了我的癖好。罗铭老师恣意纵横的破笔挥洒风格就是在深入实地进行水墨写生中形成的。
古往今来,有出息的写意山水画家没有一个是不重视水墨写生的。也没有一个是只会在前人遗迹(作品)中找灵感、觅食而成为专家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郑天欣书画网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市 电话:13519160059 邮箱:xuetao42@163.com 技术支持:新势力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