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郑 天 欣 南 京 画 展 研 讨 会
发布时间:【2011-09-12】        阅读:2635 次
郑 天 欣 南 京 画 展 研 讨 会 


研讨会主持人:原南京国画院院长 赵绪成
下面的时间不多,希望大家都要发言,咱们说完就可以完了,不要再推三阻四,我看也就实实在在有什么话,直截了当。好话要说,坏话也可以说,不能光说好话,最近有一个朋友,说了一句话,说的蛮好,说中国是不和谐求和谐,有的地方呢是和谐求不和谐,这个话很值得琢磨,就像这个打球,把规矩定下来要严格执行,然后你在这个规章制度内你可以随便发挥,比如说美国的NBA你抢,你去竞争。好的社会也一样,就和打篮球踢足球一样,要把制度规定好,要选好裁判员,要让他竞争在一定范围内,恶性竞争,流氓竞争这个不行,画画我看也一样,在和谐的基础上追求不和谐,才有意思,所以说今天座谈会,大家嘴上来点不和谐没问题,现在我看,要找一个开头发言的人,这样呢可能会节约点时间,我看就请我们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的院长张友宪。
1、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 张友宪
这个开幕词也讲得好,现在这个主持发言也讲得好,我想啊,其实所有的研讨会,容易变成吹捧会,所以我说西安人那,北方人那本身是很直爽,我们南京这边呢,不要搞弯弯的绕,其实也是直爽的很,我今天来看这个展览,走到大门口看到这个招牌,我随即对写意两个字就发生疑问,我说,我进门还对我们周总讲,我说,为什么要加上写意两个字 ,因为我们一般概念啊,学校当中我们有人物,山水画鸟,一般人物呢,她有约定俗成的有工笔,写意,然后呢,花鸟也同样,而只有那个山水画呢,我们不太那样叫,就叫山水画,当然只是因为情意山水,但是情意呢,和写意不对应,那么为什么会叫写意呢,我心里有个疑问,然后,看完展览之后呢,我觉得这个写意叫的也可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一般感念当中,北方的山水画,基本上在这个用笔上,比较自由的这种感觉,不是态度,我们从画面上看,还是能感觉到这一点,我刚才在这里面碰到一个南京的老师说,这个画不太像北方画,他的水还蛮滋润,现在,我觉得我们的研讨会,我和郑先生交流,就是你画了这个画的时候,你磨墨吗,用磨的墨吗?(郑天欣: 用磨的墨。)我觉得你磨的里面可能用一点,但不是太多。这个是艺术研讨会,因为我们知道,就是中国画从材料的角度讲,相对于西洋画,应该说是比较少的,我们从数量上讲,是吧,西洋画那个色泽非常多,我们南京的刘海粟先生,过去在欧洲卢浮宫学画的时候,那时候,用了很多西洋颜料,后来啊,自己还舍不得选,因为几十年以后其实淡掉了,舍不得用,我们后来看到国画作品上,他画了个梅花,我怎么也想不通那个梅花颜色这么好呢?后来了解他是把过去西方的那个颜料,舍不得用得那个西洋红啊,已经成了粉末状了,拿出来自己磨,就像过去任伯年先生也是一样,你说我们用的颜色是达不到这个效果的,我就想呢,我们看了这个展览之后呢,我觉得中国画这个东西它本身都很少,颜色也比较浅,可能在用这种色的时候,可能他的这个讲究程度啊就不一样,比如,我们现在看黄宾虹先生的画,他可能,也就是有一些痕迹在上面,但是,可能,黄宾虹先生这个墨他在讲究什么,因为我曾经听我们南京艺术学院一个老师上课的时候跟我讲过,曾经黄宾虹先生出去画画,画画的时候呢,人家肯定是一个大画家来了么,墨已经磨好了,走上去一看,把磨的墨倒掉了,估计那个时候用的那个墨也不是太好,至少黄宾虹认为不是太好,重新加上清水,然后再磨,磨了之后才开始画,这说明,我们过去画中国画的时候,是很讲究,然后在用颜色上,我感觉到我们最近画画那种情绪,那种感觉啊,这个是相当不容易的,这个看到你人一样我觉得是看这个样子不太像北方这个大汉,但是你画的这种有这种感觉了,我觉得我们所有画中国画的人,为了对我们这个画种,再深一些就是对我们民族的这个艺术,再大的就是对我们中华的这个文化,要有个负责的态度,除了对自己这个艺术执着的爱之外,可能对我们的这个艺术要进行梳理,可能要把我们最艺术的东西要保存下来,我们不能收到太多的不好的东西的干扰和影响,这样的话呢,我相信,南北方的画家,共同努力,会把我们的中国画去往好的调整,我为什么要用调整呢,因为现在是需要调整,我们还很难说是去创新,很难说是怎么去拔高,很难说怎么去超越古人,因为我们现在说个实在话,不够格,真的,谢谢。
2、江苏画刊杂志社社长 李建国
我前几天到北京去参加了一个开幕式,在首都博物馆,叫做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一共有四个多处,我也参加这个中国文化遗产,参展的画家呢,平均年龄在70岁,当时在开幕式上,我的一个老师叫赵卫平,他讲的话呢,对我就很受启发,他说,我为什么要画这个东西,三米,两米,最大的是六米,这么大的画,还是处于对生活的一种热爱,最受启发是什么呢,我们对生活的热爱都源自童年,也就是故乡,从这一点上很受启发,大一点说就是对生活的一种热爱,那么童年和故乡对他的影响,这是根深蒂固的,这个陕西啊,我也是情有独钟的,经常去,去了很多次了,渭北,渭南,陕北,秦岭啊,尤其是秦岭,我感觉苍茫那种浑厚啊,确实是很入画的,很多画家,一生的精力,都在锤炼自己的意志,也就是表现自己对山水生活的爱恋,那当然了,像大家,像范宽他的画可能就是终南山的精灵,我记得一个著名的批评家非要拉着我去辋川,我说王维在那儿待了很长时间啊,王维的那个辋川的长卷,就在那里完成的,去了之后我很有感触,王维手植的一棵树还在那里,我看是假的,那个这么多年了,这树还不像想象的那么大,他说呢,过去的这个长安啊,这个叫八水绕长安,都有灞水,渭水等等,现在都干涸啊,想当年王维去辋川,是坐船去的,现在你坐船根本到不了,那个河床都已经干涸了,我们的建设发展,要过秦岭很容易。过去啊,可能要几天的时间。那秦岭上边就是是长江,长江水系这边就是黄河水系,那确实是中国的脊梁,都说我们的建设发展了,但是我们对人类的这种环境,对我们生态的这种关爱,对我们的故乡,这种关爱要求要更高了,所以我从郑天欣先生的画里面,深切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他对故乡、童年,对他留下的印象,故乡的这种,生活的爱恋对他的表现,可以说是淋漓尽致,所以我就觉得这是他的这个写意,把他这个山水山川这种东西全部融入他的境界里面,就是他要表现得这个境界。
3、西安中国画院副院长 杨霜林
天欣先生的这个画展,在西安也搞过,北京也搞过,这次到南京来,在年初啊,他就说要到南京搞一次画展,后来,我们就通过咱画刊社长李建国先生,和江苏的有关同仁进行联系,从今天看这个规模,和今天所有到场的老师的这种评论啊,都是规格很高,所以说,作为西安国画院的一个主办单位,我们画院的一个画家在这里搞画展,今天,赵老师,李老师他们都参加,还有,在坐的各位老师,我再次对所有老师的到来,还有从北京来的孔紫先生的到来,在此表示感谢。刚才李老师说了,西安这个地方是个历史很悠久的地方,而且也是历代名家出的比较多的地方,而且他是南依秦岭,北靠黄河,北面是渭北高原,黄土高坡,特别对中国画来说,他入画率相当高,秦岭东西长是八百里,南北宽,深度是,三百二十公里,应该说基本上是一个东西长方形,这地方孕育了大量的历史王朝,文人墨客,在近年来,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啊,在长安画派的影响下,也出现了一大批像崔振宽先生,赵振川先生,以及刘文西先生的作品,郑天欣先生是一个长期从事基层工作的,而且从小跟我们老一辈的赵望云先生啊,何海霞先生,都有过很早的交情,小十几岁就跟他们学画画,所以他的生活功底特别深厚,常年在淳化山区啊,有一个画室,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信息化时代,有这样的画家,能够潜心,每年以大量的时间来作画,在品味生活,今天从画展里面也能看得出来,不管他是大画小画,还有好多都是很有生活情趣的,来源于生活,而且笔墨中间,那种憨厚,苍凉,还不显得干枯,刚才这个老师讲的,还有水笔较大,还比较润,所以我们这次这个郑先生这个画展啊,作为我来,第一是作为主办方,对所有的支持单位,表示感谢,另外也带着一个虔诚的心,代表我们西安画院来向各位老师和南京的各位同仁们表示感谢,可能在未来,在西部,在南部,当地的这个展区啊,可能还会有一些画家,陆陆续续要来,应该希望大家,今天所有到场的大家呢,畅所欲言,随便对大家说什么都可以,刚才院长说了,唱反调,随便说,说完了,我们回去总结,再提高,不要说是郑天欣先生,再大的大家也是一辈子要学习,水墨也在实践,也在探索,我就说一点,表个态啊。
4、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 吕峻涛
这次到南京来,参加郑天欣先生的这个写意山水画展,本来不想说话,可是既然来了,还想说两句,一个是祝贺我们郑天欣先生写意山水画展在历史文化名城南京举办。第二是感谢,感谢我们南京画界的各位专家,老师,朋友,对郑天欣先生的支持,两层意思。那么这个郑天欣先生啊,长期在林业部门工作,生活在森林,感受在森林,体验在森林,与山水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么,他的这个作品啊,我看了一下,给我的感觉啊,我觉得有这么几个特点,一个啊,他的这个作品具有鲜明的情感色彩,第二点啊,我觉得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第三个呢,他有一定的诗性的绘画语言,这与他多年的生活积累是分不开的。所以啊这次来感到非常高兴,过去呢,因为我到陕西美协工作的时间不长,对中国画都在学习阶段,所以说也不太熟悉,也不敢妄言,所以说今天是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来,跟江苏的画界的各位专家领导,来交流,座谈,在这里啊,我也非常欢迎我们江苏画界的各位老师、画家,到陕西来交流来展出,感谢你们,谢谢。

5、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江苏省画院一级美术师 赵治平
在美术馆呢,我看展览啊,一般来布置展览,我昨天就看了,布置展览看展览的一般是轻松的。下午去看郑先生展览,我最大的一个感触啊,我感觉这个山水画得好,他这个尤其我最感动的一点是,他这个山水的气很重,他这个气很重,一般陕西过来比较浑厚,那是比较压的,但他有陕西人的厚重,有江南人的灵气,我觉得这个山水画得好,还大气的,最近在美术馆办展览,这个山水展览也是比较多的,郑先生这个展览呢,我感觉他用气用的比较好,气韵神动,感觉到他的画得时候呢,这个才情豪情奔放,这一点我感觉是很了不起的,而且我感觉到他这个下笔很重,我感觉一张画,他的用气用足之后啊,他给人的感觉就生动了,所以这个人阳气和养气很重要的,尤其画家,他的气不重,画出了画也是软软的,所以我感觉这个养生要有阳气养气,这个画画,他这个传统之气,他的修养之气,运用到画上面,郑先生这个上面呢,我就感觉他这个,下笔是比较狠的,气韵比较重,所以画得篇幅都蛮大,画得大篇幅的画,能够把它完整的体现出来,效果比较好。今天这个展览,大家感觉画得很好很大,但是感觉在展厅里面,压抑了一点,量大了一点,美术馆新馆,你这个画在新馆,你再来展示,艺术效果会更好的,他有四种艺术效果展示,如果在新馆展出呢,这种大画,全方面体现艺术效果,这方面会有影响,公开展览了,大画在好多展厅里面展出,所以我们现在做的新馆呢,基本上按照世界顶级的要求来做,用的灯是世界顶级品牌的,他的灯可以保证你的画不受一点损伤,然后他的光源是很自然地把你体现出来,他的色温,也是帮你调到最好的效果,然后,在边上欣赏画的时候,会感到这张画的艺术效果,充分的体现出来,美术馆,这个展示方面啊,小画,小画展出方式,大画,大画展出方式,重要的地方射灯来一下,整个画的感觉相当好,心理面可以,光线暗暗地,也可以是亮的,通亮的,包括雕塑,油画,这个展示都可以,因为今后在座不少画家,如果我们新的江苏美术管出来之后,他这个不光以大型的画,小的作品,精品的画,它都有场地展出,如果小的精品画,在三楼陈设,大的画,在一楼,一楼层高有六米五,六米五的层高,你想想看,你放一张大画在里面,他的体现效果就相当好的,我相信四种艺术效果展示,然后,如果需要艺术展览,整个大厅,1000多平方,你全部可以打开,平时可以加出来,里面的活动展墙,固定展墙,他这个承重量也很大,灯光效果也很好,所以今后,我们江苏美术馆将把国家最好的美术展览,把世界上名画展览,都可以来我们这边展出,象郑先生这种大型的写意山水画展,在新馆里面我感觉效果想当好,再过几年再来,很好,今天这个展览,我祝贺展览成功。
6、江苏教育学院美术系主任、副教授、江苏省美协理事、省直美协常务副会长 张广才
我就谈两点感受啊,一个就是,西安就是一个艺术考察和艺术实践的基地,我们几乎每年,都有老师带队去西安,到敦煌那一带去感受祖国,深厚的传统的文化的底蕴,所以西安呢,包括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读研究生的时候,也是到那边去做艺术考察,包括他那边好多的古迹,包括这个碑林啊,还有一些皇陵啊好多方面,都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个我就是看郑先生这个画呢,感受也和刚才各位专家差不多,一个呢,就是浓郁的生活气息,刚刚在看画的时候,我们几位学生,也在这边,所以就缠着老师,要讲一讲这个作品的好坏,好在哪里,哪一方面值得学习,实际很多方面都值得学习,最主要的一个是浓郁的生活气息,一点不参假的,浓郁的生活气息,来源于对生活的挚爱,体现在点点滴滴之间,这是一个突出的感受,第二就是这个北方的山水,给人往往的感受比较硬一点,我们看郑先生的这个画呢,就有很多的灵气,有一种灵动,所以这一点呢,也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而且,没有哪一个地方是淤塞的,气势完全都是畅通的,灵动的这个笔墨,第三给我一个强烈的感受呢,就是他的一种顽强的意志,一种不懈追求的精神,郑先生,看人比较柔弱,但他的这种气息的博大,在他的画中间都完全体现出来了,那我们同学呢,也有一点疑问就是在看画的过程中,有一个疑问,就是说,这么大的画,生活气息这么浓厚,但是现场感很强,这老师是怎么画出来的,是更多的写生呢,还是后续的画出来的,我当时给学生解释呢,我说这么大的画应该还是主要在画室画,可能有更多的一些写生稿啊,然后带着这些感受,在画室里去完成的,我就讲这么一点,这也是抱着一个学习的心情,谢谢。

7、江苏省画院特聘画家、中国美协会员 张建华
20多天前,我也是在美术馆,在一楼举办一个山水画展览。我简单谈一点我看了郑先生的这个画展之后的一点感受啊,我们一般的山水画,一般都是南北中,一般认识北方的画家,他们的山水作品,都是以雄浑,苍茫,厚重,大气的面貌出现,这个郑先生今天给我们的展示是另外一面,他有他的苍茫,用笔吧他比较苍,比较老道,这个用墨呢,恰恰比较润,综合了南方北方山水画的一些本色的东西他给展示出来了,南北方用笔用墨他结合的比较好,这个也是这几年我自己从事创作的,也是自己想解决的,努力的方向,所以我今天看到郑先生的这个作品之后,我就感受比较深,一个呢,他这个作品啊,确实有它独到的一面,他的作品有很多真情的流露,他的作品来源于生活,他的画面更多的展示的是西北高原的一些生活的场景,包括一些窑洞啊,包括一些,陕北的家庭农业的生活,山水画里面有很多人物,这个画里面也有很多人物,所以感觉这样更加有意思,一个山水画家可能要展示你的空间,如果一般情况下,画这个普通山水画。我觉得加人起到情绪的宣泄,一种感情的寄托,同时他这个画面里面,更加的丰富更加生动,增加一些人文的精神的东西在里面,我觉得今天感受也是比较深的,所以我今天来回看,走了几趟,我觉得很有意思,确实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学习,画面比较生动。一个山水画家,包容了很多中国画的因素之后,考虑东西就多了,能画的更松更放,就不容易了,所以我觉得必须多,但想郑先生今天画的这么深,我觉得还需要解决自己的问题,祝展览取得圆满成功,谢谢。
8、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国家画院画家 孔紫
我想郑先生这个展览呢,在南京在咱们省会,是想多听听咱们江苏画家的意见呢哈,我原来没打算今天发言,但是后来这位子坐到这儿了,我想那我就说两句,我对郑先生的那个画的认识呢,还是在我们国家画院,郑先生的画第一次在我们那展出的时候了解到的,因为我是搞人物画的啊,对他的山水画来说应该是个外行,但是呢我那次看展览的时候,他的画中所透露出来的那种真诚,和真情的感染的那种力量吧,就是让我特别的感动,因为当时还没有见到过郑先生,我想,这画家我一定要认识一下,我想要多做一些交流,我觉得这个不仅从技术层面上啊,我感觉当时给我的感觉,还是从思想上和精神交流这一方面,我觉得这块给我的感触是非常深的,另外院长说过了,我也有一个非常大的感受,就说郑先生的这个画呢,我觉得它属于画圈当中的绿色画家,因为在我们现在的这种环境当中吧,郑先生的这种画中所透露出来的质朴,还有这个自然,而且就是没有被污染的这种情态,这点对我的感触是非常深刻的,就说我们这个画画的人啊,我感觉就是说技术上探索是一回事,但是在精神上的这种追求上,包括他保持本真的这个方面,我觉得更应该是画家珍视的一个问题,所以这次郑先生在南京搞这个展览,郑先生亲自给我打电话,我就感觉很珍贵,因为我本身不是搞山水画的,我对郑先生一直比较敬重,从看他第一张画的时候,就非常佩服这个人,所以说呢,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普通的画家,在郑先生展览上起不到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对他这个人本身,对他的这个画非常的喜欢,所以我就抱着这种心情吧,来到南京。反正大家都知道我们最近,我们搞美术的人都非常的忙,为十一届美展在日夜的加班加点,所以我这次来呢,就是一个友情赞助,希望郑先生的艺术之路越走越宽阔,而且在艺术上再攀一个高峰,我预祝郑先生这次展览获得很大成功,在我们那个江苏同仁,画界领导和很多朋友的帮助下,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收获。
9、中国艺术研究会 崔进
郑老师的展览,我刚才在那边看了很长时间,他的那种风格特色自然不必说,大家都讲了很多遍了,确实既有北方的厚重又有南方的滋润,我觉得画不必刻意追求,因为北方的山水和南方山水完全是两回事,北方的山水本身就比较浑厚,不像像南方山清水秀的,所以说我们一进来就感受有北方山水的那种气息,我看处理的也非常的好,然后我觉得呢,可能就是,传统的一种把握,所以我觉得山水画呢,不在于刻意的去设计多少,从画面形式看他是很需要细化的,你能感受到里面他中国传统的东西,在郑老师画里面需要我们去认真理解,我觉得是郑老师作品最成功的地方,祝郑老师成功,谢谢。
10、江苏画刊杂志社 张正民
我觉得开幕式的时候就是,赵绪成老师说郑老师的画很笨,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画家太华丽了太浮躁了,好多借助着这个山水的符号表现形式,我觉得要么是,古典的,要么是别人的,缺少一个个人性情的真情流露,因为郑先生的画啊,他那个执着,那个真诚,我们从朴素的画里面能听到那个喘息的声音来,我觉得这个山水画啊,在某种形式的表现上,我觉得还应该真实一些,我觉得能闻到这个气息,能感觉到这个山水的真实感,就是这个山水的形式啊,应该有两个方面,一种是文化意义的,一种是有一种传统的符号罗列的意义,他不是,我觉得他很真实,很真诚,他很朴素的表达了他的亲切感受,西北的那种草草水水,我觉得他能非常真实的把它感受出来了,这就是不同于其他山水画家的方面,也祝郑先生的山水画越来越好,越来越像他自己,越来越符合他自己的方式。
11、江苏教育学院美术系 王耀年
首先,我要祝郑老师的这个画展圆满成功,也跟他一样感到高兴,看郑老师的画,我刚才也一进展厅啊,就是一个大的感受啊,就是感受到这个郑老师作画的那种,孜孜不倦的一种精神,接下来我也在想,可能他当初促使我们选择画画在一条道路的源处的一个动力,这个动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时候会对社会的环境所左右,但是我们在郑先生的画里能不能看到呢,他这种原创的动力呢,保持一个非常饱和而又纯净的一种方式,所以有的时候,我也在反思自己就是为什么要去画画这样一个问题,由于画画后来去看绘画里面那个笔墨啊,造型,色彩与墨的关系,形与形的关系,我在看的过程中呢,就好像我们看的不是画了,而是看到了是郑老师,他在用他的笔和墨,颜色呢,在和我们说话,他在作品中,给我们娓娓道来,所以我的第二个体会呢,我就觉得这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就是郑老师他非常忠实于自己,在他的作品里面呢,就是显现了他个人内心世界的一个最真诚的表达。
12、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秦修平
我进来先转了一圈看了以后,我也是感觉其实感动我的还是气息,因为技巧这个东西呢,在当前还是有点泛滥,很多人为了技巧而技巧,像郑先生这个画面里的气息,我觉得还是最感人的,这是我的体会。
郑天欣致辞
我这几年画画就感觉北方的山水,给人感觉太悲怆,就是太苍凉,所以说又在实际的写生中有发现了这个,并不是那么回事,他那一种浑,还有一种润的感觉,所以说在画得过程当中就考虑着穿插用一些水分比较大的,像远山啊有些地方,那些润的部分都是最后画的,这个反正都不理想,一张画在开始画的时候蛮高兴,但是快画完的时候觉得还是和自己原来想象的还是差点,但是说句老实话,就是没一张觉得自己很满意的,崔振宽老师和江文湛院长就说你永远不可能满意,人的一生,艺术都在进展,如果你觉得,画得都满意的话,就不可能了。就这样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在将来的这个地方,希望大家能从南方人的这个角度,多给我提点宝贵意见,这个会议结束了,希望朋友们在以后咱们来往的过程中包括交谈中,都给我再提点宝贵意见,我确实是真心的想在大家的帮助下,再能多少提高一点,这个是我的真心,这次非常高兴,感谢江苏南京这些美术界的同仁,感谢赵老师给我这么大的支持,从我四月份来到现在。也欢迎咱们这边的老师朋友们,去西北去我们西安来玩来画写生,我现在也退休了,大家来,打个电话,我会陪大家全程去一些有特点的地方,再一次表示衷心感谢,谢谢大家!
主持人赵绪成总结:
我听了以后很受启发,这个画画画了一辈子啊,总是处在有时候清楚,有时候又糊涂了,糊涂了过了一段时间又清楚一点,以后又糊涂了,好像人生就是在糊涂和清楚之间,在实在与忽悠之间,有的人强调传统,当然也非常正确,有人强调现代,也很不错,有人强调感觉,那更正确。看来啊,就这么做吧,叫清楚糊涂化,实在忽悠化,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弄,这才是最重要的。有一个人做了个比较,黄宾虹是在传统里死磨硬泡,傅抱石在传统里浅尝即止,都可以。能画出感觉,能够感动自己,感动别人,什么手段都能用,所以我用笔记本又写了一句话,叫感动万岁,你说了半天自己感动,别人不感动,没用,最少有一些人感动,能够做的再多一些人感动,很多人感动那更好。昨天和一个作家在一起,也和几个艺术家在一起聊,作家讲了一句话书法家呢就讲,要传统,高洁,什么是俗的,历史沉下来的。一位作家说,整个世界史,整个文学史,都是俗文化决定的,这句话说的有点绝对,但是想想也有点道理,当然看另外一面“三国”、“水浒”、“西游记”,很多是民间,包扩唐诗宋词。唐诗宋词是什么,不管男女老少都说好啊,都说好是什么,就是俗。再高雅的东西,一旦所有人都说好就是俗,这个很值得我们研究。我们今天通过郑先生的展览和座谈会,我觉得我自己听了某些同志的发言,也很受启发;再一个,有人说要认真画画,要苦学,也有人说苦学有个屁用,哪个对啊,都有道理,其实世界上所有事情,就是这样也行,那样也行,只要行才行,不行都不行,所以这个,画画和做人做事,有好多东西是一样的,眼界啊,思维啊,又要开阔,又要狭窄,开阔可以出好东西,狭窄我就弄这一点,就像陈景润一样一辈子就是一加一等于二其他的都不会,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个座谈会我觉得开的蛮好,本人很受启发,我是相信,我们在座的只要有心,都会有收获,郑先生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一个好机会,另外就是通过这次与西安郑先生加深了友谊和了解,和我们西安来的这个美术界的朋友,西安那是个什么地方,是圣地,我想在很久很久以前,西安一定比现在漂亮,那个秦岭,那个终南山,当时那个地方一定是青山绿水,否则文化不会发源于那个地方,后来是人太多了,像蚕一样把桑叶都吃得差不多了,河也少了。所以这个黄河流域啊,是我们的发祥地,他不仅是精神,很重要的是物质。物质这样一个基础,一个客观条件。现在应该说呢,那里还有保留了很多值得我们去瞻仰的人文和自然,这次活动也给我们两个地方,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我觉得这个是很有意义,祝大家今天在这过的愉快。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郑天欣书画网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市 电话:13519160059 邮箱:xuetao42@163.com 技术支持:新势力网络